你們怎樣看翻譯的作品呢?

以前我很欣賞台灣的翻譯作品,他們不論翻譯小說還是科普書籍, 都很有水準,尤其是當翻譯科普作品時,每每會找一些有該門知 識的學者來翻譯,其認真的態度,很令我欣賞,好的例子包括《 天才之旅》、《時間簡史》、《歌劇魅影》、《大鼻子情聖》等, 這些都是一些我十分推崇的作品,原文固然出色,譯也譯得出色。

可能是受到這些早期成功產品的鼓舞,近年來台灣的翻譯書,大 量湧現於市場,在書店裡,「天下文化」、「藝文」、「牛頓」、 「遠流」等出版社的翻譯作品,往往被放在當眼的位置。不知是 否「質量」與「數量」真的是永恆的對頭,近年我看的翻譯書的 水平,真是一蟹不如一蟹。劣質翻譯,比比皆是,最近我便一連 中途放棄了數本「天下文化」的科普書,原因無非是內容翻得一 蹋糊塗,文法亂七八糟。我可以接受我不明白一些中文的科學名 詞,但不能夠接受把文句以英式中文,甚至是毫無章法的中文, 來翻譯外文作品。我並不是要求每一部翻譯作品都能做到「信」、 「雅」、「達」,但至文句至少通順才行啊。

為著這個原因,近來對台灣的翻譯作品開始有點心灰意懶,真的 要看,也寧可多花一點時間,多花一點金錢,找原著來看。

這是我的一點感想,積鬱得久了,不吐不快 :P

Apr 28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Kim-hang Chung wrote: >
> 以前我很欣賞台灣的翻譯作品,他們不論翻譯小說還是科普書籍,
> 都很有水準,尤其是當翻譯科普作品時,每每會找一些有該門知
> 識的學者來翻譯,其認真的態度,很令我欣賞,好的例子包括《
> 天才之旅》、《時間簡史》、《歌劇魅影》、《大鼻子情聖》等,
> 這些都是一些我十分推崇的作品,原文固然出色,譯也譯得出色。
>
> 可能是受到這些早期成功產品的鼓舞,近年來台灣的翻譯書,大
> 量湧現於市場,在書店裡,「天下文化」、「藝文」、「牛頓」、
> 「遠流」等出版社的翻譯作品,往往被放在當眼的位置。ㄙ冀O
> 否「質量」與「數量」真的是永恆的對頭,近年我看的翻譯書的
> 水平,真是一蟹不如一蟹。劣質翻譯,比比皆是,最近我便一連
> 中途放棄了數本「天下文化」的科普書,原因無非是內容翻得一
> 蹋糊塗,文法亂七八糟。我可以接受我不明白一些中文的科學名
> 詞,但不能夠接受把文句以英式中文,甚至是毫無章法的中文,
> 來翻譯外文作品。我並不是要求每一部翻譯作品都能做到「信」、
> 「雅」、「達」,但至文句至少通順才行啊。
>
> 為著這個原因,近來對台灣的翻譯作品開始有點心灰意懶,真的
> 要看,也寧可多花一點時間,多花一I金錢,找原著來看。
>
> 這是我的一點感想,積鬱得久了,不吐不快 :P
>

天下已經算好了,遠流有些書才算「經典」,差不多可以拿來 看中文書學倒譯回原句英文。翻譯日文的就更不必提。 且遠流的翻譯問題並非始自今天,過去一直如此, 只有嚴肅的作品才會認真譯。

不明白,經常見台灣人笑香港人的中文,卻很少 見台灣人檢討自己出版的翻譯水準。

同樣不吐不快。

FoolCat

Apr 29 on hk.rec.books


既然有人有同感,看來這不是我一己的偏頗之見了 :)

我們一向著意於推介好書,何不也來一個劣質翻譯書巡禮, 讓網友們不用花冤枉錢買一本廢物回家?

我首先提名《最終理論》,牛頓出版,Steven Weinberg 著,張蔡舜譯,趙挺偉審。罪名:英式中文、句子不通、文 法混亂、句型複雜等。這是典型的把原文逐句逐詞翻譯,忽 略整體意思的連貫性,和句子的通順性的後果。

Mar 30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渡邊昇 on Wed, 30 Apr 1997 08:44:45 GMT wrote:
: 一肚子氣也是時候發洩一下了 :
[...deleted...]

好!昨天「炳」完牛頓,為表公平,今天「炳」天下文化 :)

《理性之夢》,天下文化出版,Heinz R. Pagels 著,牟中原、 梁仲賢譯,我看這本書時,是逐句「解碼」回英文,才明白它說 甚麼!其翻譯水平,可思之過半矣。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foolcat on Wed, 30 Apr 1997 22:42:34 +0800 wrote:
: Teddy Lam [說故事的人] wrote:
: > 其實會不會因為翻譯這行業太不受重視呢? 尤其是香港,能看英
: > 文書籍的比比皆是。翻譯書籍永不會比原文書籍賣得便宜。要是
: > 出名的書還希望薄利多銷,但銷量不多的書,出版商便隨便找個
: > 懂中英文的人限兩星期內完事。

我剛剛翻查了我買的台灣翻譯書,的確沒有兩本是由同一個譯者 翻譯的!由此可以推想:

1. 翻譯者本身不是出版社的員工,因為不能想像出版社同時雇 用那麼多翻譯員,翻譯員可能只是兼職或特約的。 2. 出版社沒有用心栽培翻譯員,也沒有視翻譯為一專業。 3. 翻譯員地位低微,除了少部分擁有專業資格的翻譯員外(其 資格都不是在翻譯,而是在與該書相關的學科上),其他的 翻譯員都沒有被專文介紹,與一般的作者所受到的待遇迥然 不同。故此,翻譯員都缺乏動力把作品譯好。

: > 我女友就是讀翻譯的。畢業後真正從事翻譯行業的少之又少。一
: > 來收入不多,二來譯得好大家都不大會注意到譯者是誰。
: 香港確不太著凰翻譯,以前入政府或半官方機構,
: 不用翻譯呆坐便收錢。如今鬼佬走得七七八八,連中文主任也人人自危。

我認為那些劣質翻譯,大部分不是出自專業翻譯員之手。因為 即使我這個語言文學的門外漢,也強烈感覺到那些作品的低劣 質素,讀中、英文,及讀翻譯的人,他們的感覺一定比我更敏 銳,又怎會不察覺?怎會做出如此不堪的作品?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foolcat on Wed, 30 Apr 1997 22:40:12 +0800 wrote:
: Kim-hang Chung wrote:
: > 我首先提名《最終理論》,牛頓出版,Steven Weinberg
: > 著,張蔡舜譯,趙挺偉審。罪名:英式中文、句子不通、文
: > 法混亂、句型複雜等。這是典型的把原文逐句逐詞翻譯,忽
: > 略整體意思的連貫性,和句子的通順性的後果。
: 不一定。
: 小說《銀河英雄傳說》譯得不太好,很多日式句法,
: 然而這本小說仍然好看,仍然值得買。

我不懂日文的文法,可能它跟中文文法相近,所以即使譯出來的 作品帶有濃郁的日文句式,對句子的可讀性影響不大。

不過若果翻譯時用了英文的句式,我們可能要前後看兩、三次才 看得明白的。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>我剛剛翻查了我買的台灣翻譯書,的確沒有兩本是由同一個譯者
>翻譯的!由此可以推想:
>
>1. 翻譯者本身不是出版社的員工,因為不能想像出版社同時雇
> 用那麼多翻譯員,翻譯員可能只是兼職或特約的。
>
>2. 出版社沒有用心栽培翻譯員,也沒有視翻譯為一專業。
>
>3. 翻譯員地位低微,除了少部分擁有專業資格的翻譯員外(其
> 資格都不是在翻譯,而是在與該書相關的學科上),其他的
> 翻譯員都沒有被專文介紹,與一般的作者所受到的待遇迥然
> 不同。故此,翻譯員都缺乏動力把作品譯好。
>

其實寫一篇好的翻譯文章,比憑空作一篇文所花的心力多許多。 原文寫得越好,翻譯譯得越金。不但要仔細反覆思索原文的各種 意思,還要以另一種文字再表達。苦在這些東西可能根本不是自 己想寫的,甚至自己憎恨的,認為是圾垃的都有。

有時,辛苦地譯得水準一流。卻有人會認為你在「作文」,不跟 原著。其實外語和中文不單文法句式不同,文化上的差異也會令 譯出來的東西很怪。很多時是不變不行的。一些英式笑話,譯成 中文,不但不好笑,還不淪不類不知說什麼。

死就死在翻譯沒有人會把它看成是你的作品,譯完之後不可以說 這是我的創作,你們要就要不要就算。正如村上春樹說的,只像 一件除雪工作。要是遇上不喜「作文」的老闆,加上有限的時間 ,見字譯字就是最好的方法。起碼沒有人能說你譯錯,最多說你 譯得不好。

Teddy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On Thu, 01 May 1997 07:32:24 GMT, ee_lkr@stu.ust.hk (Teddy Lam [說故事的人]) wrote:
>其實寫一篇好的翻譯文章,比憑空作一篇文所花的心力多許多。
>原文寫得越好,翻譯譯得越金。不但要仔細反覆思索原文的各種
>意思,還要以另一種文字再表達。苦在這些東西可能根本不是自
>己想寫的,甚至自己憎恨的,認為是圾垃的都有。
...下略

說得好!
我也是幹翻譯的, 最明白箇中辛酸.
很多人都認為翻譯是對號入座的輕鬆活兒, 因此從來得不到重視.
好的翻譯員幾乎是一本活的百科全書...這可是數十年的修為. 但得到的是甚麼?
有很多好的翻譯作品都沒有譯者的名字.
這一行幾乎沒有晉升機會可言, 要不是興趣所在, 老早就放棄了.
轉行炒股票好過 8-)

渡邊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Teddy Lam [說故事的人] wrote:
>
> 其實寫一篇好的翻譯文章,比憑空作一篇文所花的心力多許多。
> 原文寫得越好,翻譯譯得越金。不但要仔細反覆思索原文的各種
> 意思,還要以另一種文字再表達。苦在這些東西可能根本不是自
> 己想寫的,甚至自己憎恨的,認為是圾垃的都有。
>
> 有時,辛苦地譯得水準一流。卻有人會認為你在「作文」,不跟
> 原著。其實外語和中文不單文法句式不同,文化上的差異也會令
> 譯出來的東西很怪。很多時是不變不行的。一些英式笑話,譯成
> 中文,不但不好笑,還不淪不類不知說什麼。
>
> 死就死在翻譯沒有人會把它看成是你的作品,譯完之後不可以說
> 這是我的創作,你們要就要不要就算。正如村上春樹說的,只像
> 一件除雪工作。要是遇上不喜「作文」的老闆,加上有限的時間
> ,見字譯字就是最好的方法。起碼沒有人能說你譯錯,最多說你
> 譯得不好。
>

100%同意!!!
最慘在機構中,許多時由語文水平比你低的人來審核你的翻譯成果!
有時候,你必須忍受他們的無知和自以為好醒。

FoolCat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渡邊昇 wrote:
>
> On Thu, 01 May 1997 07:32:24 GMT, ee_lkr@stu.ust.hk (Teddy Lam [說故事的人]) wrote:
>
> >其實寫一篇好的翻譯文章,比憑空作一篇文所花的心力多許多。
> >原文寫得越好,翻譯譯得越金。不但要仔細反覆思索原文的各種
> >意思,還要以另一種文字再表達。苦在這些東西可能根本不是自
> >己想寫的,甚至自己憎恨的,認為是圾垃的都有。
> ...下略
>
> 說得好!
> 我也是幹翻譯的, 最明白箇中辛酸.
> 很多人都認為翻譯是對號入座的輕鬆活兒, 因此從來得不到重視.
> 好的翻譯員幾乎是一本活的百科全書...這可是々Q年的修為. 但得到的是甚麼?
> 有很多好的翻譯作品都沒有譯者的名字.
> 這一行幾乎沒有晉升機會可言, 要不是興趣所在, 老早就放棄了.
> 轉行炒股票好過 8-)
>

不單無晉升機會,大陸還有大批廉價「腦工」排隊和你競爭。 最慘許多老細最緊要平,認為譯出來大家差不多,國內有些翻譯社, 其水準真是唔譯好過譯,譯了反而看不懂。

不過,我認為有心幹翻譯的,想在香港活下去便必須向旁枝發展。 認識一位青年人,專接上午來下午起的翻譯工作,生意很不錯,搵到食。 有幾位唸翻譯的,轉行當公關,人工唔錯。

至於發展,靠腦力和勞力搵食的工作,多極有限, 一是轉行炒股票、炒地產、炒郵票、少小雞,一是改當管理階層, 一是學某些「上岸」的人,專接稿發稿,中間賺價,不譯一字,收入豐厚。

FoolCat

May 1, 1997 on hk.rec.books


Last modification: Nov 18, 1997
Copyright (C) 1997 Kim-hang Chung